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瑞丽舍整形医生马君

北京瑞丽舍整形医院时尚整形专家马君和您一起分享美丽,传递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整形外科医生,多次赴国外进行交流和讲学,立志以新鲜见解和卓越德艺创造身心同步美丽。

网易考拉推荐
 
 

伤心女想整容成小三挽回变心老公  

2010-05-12 20:51:00|  分类: 情感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样的故事我绝不是第一次说,更不是头一回遇到,但它还是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一个老客户身上。她不是第一次走进我这里,对于整容她有着大概不亚于我的了解,但她还是固执地提出了我向来最怕别人向我提出来的要求:她要变成另一个人的模样,完完全全变成从她手里夺走丈夫的那个女人的模样。女人为了得到爱,可能会失去理智;女人为了挽回失去的爱,又可能会变得疯狂。

 

今天见面的周女士似乎与以前不是一个人,这次见面就是这种感觉,她坐在我的面前一直是愁云惨雾。今天早晨的咨询者便是她了,我们已经有过接触,那个时候她一直咨询关于除皱与瘦身方面的问题,很镇定的与我交谈,我可以感受一个成熟女人的镇定,她在我这里做过面部除皱和颈部除皱的手术,也打过美白针,我以为她是来做复查的,不过今天的谈话却有了新变化。

 

我给她递过橙汁,安定一下她的情绪,炎热的天气,让她的心情更加的烦躁。当我把前段时间的整形记录和恢复检查递给她时,明显感觉周女士愣了一下,她看了看我,从包里抽出一张照片。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很年轻,我细细观察,应该也只有二十出头。

 

“马医生,请帮我整成她。”周女士没有看着我,只是盯着照片中的女人,眼神里憋着一股吓人的狠劲。原本只是微调的除皱手术,现在却变成大面积的整形,我看了看周女士,又看了看照片中的女孩,脸型很相似,都是瓜子脸,只是女孩子的鼻子很翘,嘴巴也是小巧型,总体比较秀气,周女士长得要比那个女孩子大气一些,其实如果周女士年轻十几岁,肯定要比那个女孩子漂亮,只是现在,她显然已经不能与照片上这个年轻女孩匹敌了,所以她希望整成她。

 

周女士看出我的疑惑,她喝了一口橙汁,慢慢的让自己的情绪放缓,“马医生,咱们认识已经很久了,我了解你,也知道你的为人,更新想你肯定不会轻易答应我的要求。那是你的好心,只是我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了,别无选择。”

 

看着叹气的周女士,我没有说话,周女士有倾诉的愿望,对于患者想要说的事情,我自然愿意去倾听。周女士开始只是做除皱的手术而到现在却愿意整出另外一个人,目的只有一个,无奈却又现实。为了自己的丈夫,为了这个家庭。

 

就和很多那个年代一起走过的夫妻一样,周女士和她的丈夫一起度过生命中贫困却充满干劲的时期。周女士与丈夫是青梅竹马,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在恢复国家高考的时候参加了第一次的高考,也一次双双的落榜,在那个年代很正常的事情,两人却不甘心,不甘心在家乡顶替父母的工作,不甘心永远安于现状,所以他们决心一起南下打工。

 

在我国刚实行经济开放的几年,夫妻俩做过很多工作,一起在沿海城市卖过电子产品,一起贩过衣服,就连大米也贩卖过。说起这些的时候周女士万分的感慨,这么多年的夫妻感情,曾今共同患难过,现在也一起开始享福,丈夫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孩子也考上了大学,美美满满的家庭生活却因为一个致命的问题而破裂,丈夫的出轨行为。

 

“马医生,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其实,这几年我们的感情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好,可是因为孩子,因为公司的事情,我们就像一般的老夫老妻一样。第一次发觉的时候就是孩子高三,我辞去了公司的事情,一心一意的去扶持孩子。丈夫也挺理解的,还说,我这么多年太辛苦了,应该休息休息,当时挺开心的,可是到了后来,便发现了问题。”

 

我点着头,女人的直觉很准,尤其是这种事情,周女士也有些黯然,开始因为发现的几次丈夫都会告诉自己,以后不会再犯,那只是逢场作戏。而且周女士和一些太太们吃饭聊天的时候也会说说保养的问题。

 

“马医生,我刚和你接触的时候,只是想变得更年轻一些,更漂亮一些,我以为这样丈夫便可以多看看我。我发现因为早期的忙碌,我比同龄人还要老一些,自己对着镜子也很难受,丈夫肯定也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我,所以我做了除皱手术,可是丈夫就和没发现一般,依旧应酬很多,孩子考上大学了,我提出去公司上班,丈夫却希望我留在家里。我一个在家里想了很多,见到现在的美容针那么受欢迎,丈夫可能会喜欢,便也去打了,可是,这一切都没有用。”说到这里的周女士更加的激动,我清楚记得上次见到的周女士,在同龄中,刚打完针的周女士已经很漂亮,可是这样却抓不住丈夫的心。

 

周女士的丈夫出轨不是第一次,不过眼前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已经和她的丈夫保持了一年多的地下关系,是丈夫出轨中时间最长的一次,而且仍旧在继续。

 

“马医生,我现在觉得很恐惧,虽然我知道丈夫不会和我离婚,可是我每天都在害怕,看着她的照片,看着她与丈夫的照片,丈夫现在几乎天天都在她那边,我难以忍受,求你帮我整成她的模样吧,我想要变成她,真的。”她顿了顿,丢给我的话更狠,“你不答应,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和决定,一定会有别的医生帮我做。”我最不爱听这话,周女士也不是头一个这么说的人。我不答应不是因为我不敢做或者做不了,只是不愿意,它有悖于我对职业的理解和尊重。

 

我明白一个女人为男人做到这个程度的无奈,可是却对这种行为不赞成,整形并不是电脑中的PS方法,需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脸型进行整容,打造出个性的美丽。我耐心向周女士解释我对整容的理解,也希望她能沿着我的思路理解整容,但我显然看得出她的迷茫。其实,我知道周女士心里也明白,已经走到边缘的感情不是靠整形可以维持的,只是需要去思考,我也希望周女士可以再想一想。想要变的美丽,随时可以找我,只是整形的目的是因为这些便要三思而后行。

 

  评论这张
 
阅读(76944)| 评论(2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